2018年10月03日

失衡的心

这个冬日的寒流一波接一波,虽然天气很好,太阳也多,太阳下的空气比我老屋还冷,我只能坐在旧式的床上以咳嗽度日。每一回寒流袭来时,我便会在这样的重压下不断的感冒咳嗽,当我有所缓解渐渐忘却时,新一轮寒流再一次压过来,让我旧病未愈的伤口再次撕裂,如此反复,旧病不但不愈,倒是越发的重起来,咳嗽终日不绝,浓痰也渐渐的多,肋骨下也不断发出咝咝的怪异声。

我没有钱去为自己添置一些应有的家当,象火炉、暖气、更不消说空调了。

邻家视我可怜,偶尔施一两件不用的炊具或过时的大衣让我度寒,我已是很感激的了。邻家都很熟,不必要什么客套,或而也讨要些阅过的近报杂志打发时光。

邻家的狗猫也常到我的屋里来,猫来时总要先在我的被子上卧一会算是打了招呼,随后便拱开人和被子夹缝钻进去。那狗每每来时,也总要坐在床前,一脸的兴高采烈,还要用尾巴快活地扫地,这时我便用手摸摸那个狗头,以示友好。其实,因为我的潦倒并没有什么供养它们,只是每日的招呼。

然而,让我不能快活却让我疾重的并不是我的窘迫潦倒,而是我手中这些即将成为废品的报纸,它已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加剧了我的咳嗽和重重的浓痰。

这样的煎熬让我的病情日益加重,止咳药不起任何作用,唯一能够释放的就是把这样的事摘下来,或许它能够减轻我心痛和身痛病痛的一点痛苦。

2010年12月25日,因土地问题上访五年的浙江乐清蒲岐镇原主任钱云会被碾死,警方称正常交通事故,但并不提供现场录象,并控制了三位接受记者采访的村民,又以寻衅滋事罪逮捕了目击证人钱成宇等六人,全村电话都被乡里控制。事后,记者赵何娟因种种原因未对钱云会反映的问题作及时报道在网络上表示了深深的忏悔和内疚。

2010年9月江西宜黄县因强行暴力拆迁三人爬上自家屋顶自焚,一人因伤势过重死亡。

2010年10月18日奎屯市乌鲁木齐东路男子因住房被强拆爬上楼顶欲自杀,姐姐哭喊:弟弟呀,你下来,不要拿命换房。

2010年10月30日山西太原市晋源区古寨村被拆户孟富贵被打死,武文元被打成重伤。

2010年10月31日东北人崔德喜因遭暴力强拆爬上屋顶自焚。

2010年12月8日福建闽候县国土局、建设局,以及南通镇领导干部共四百多人,对南通镇马腾村二十七座违建强行拆除,官方受到众多村民阻挠时,调来消防车,警方在水枪盾牌的掩护下大获全胜。

2011年1月1日,四川绵阳下岗工人赵雁红居住的在强震中没有震垮的七层住宅楼,在该户尚未搬离的情况下,五层楼梯被挖掘机拆除,活脱一个被咬掉一口的苹果。被拆户多人被打伤。

安徽蚌埠亿发久房屋开发公司老板张玉洁为人大代表,在开发解放路玫瑰苑小区时,将两人砍成重伤,至今没有下文。

2010年8月,泗阳县临河大兴居委会书记夏玉国因不支持地方政府对开发已久的楼盘对百姓实施重压而被公安上门警告,即将大祸临头的夏玉国连夜只身前往北京告状,以求得一时安宁。后因其友人找来记者,此事便无疾而终。

2010年泗阳县高渡乡高渡街卞寒冰因对乡新任书记对本新街道不足三年的房屋重新拆建不满发生争执,新书记扬言天南海北任你去告。卞一怒之下进京告状,在走过两个单位来到国家信访部门时新书记的人马赶到,将其押回,并在泗阳某旅馆遭到不明身份人掴耳光,命面壁,脱鞋罚坐地等惩罚,又在乡一小屋中被关押九天,有“好心人”出面劝其服输并写下一万五千元欠条后获得自由。

2010年菲律宾马尼拉政府在拆一处贫民窟时被拆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

2010年4月14日,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数百居民因公墓拆迁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导致双方至少130人受伤,多辆汽车被毁或焚烧,政府向卷入事件的民众道歉。

2010年1月3日,38岁的河南李莉被飞舞的挖掘机魔爪抓入轮下丧生(有报道),一旁是以食用人肉的观摩者,这一群身着制服的麻木冷酷且带嗜血者的看客,杀人的组织者,在一阵阵的讪笑中得到了灵魂的升华。今天,我们人肉的筵宴正在如火的展开,食人者的开怀畅饮与无助者的呼嚎正在这个食人的屠场火爆的上演。

2010年4月8日,辽宁抚顺高湾区指挥拆迁的建委主任王广良,被“钉子户”杨义杀死,祸起暴力拆迁。四年前,在同一地点,发生了一起轮回,拆迁者把被拆迁者打死,死者是李春文的儿子李玉亮,当时王广良带了警车和120以及二十多名身着制服头戴白钢盔的人,杨勇

的家人和岳父同样被这伙人拳打脚踢后硬抬上车,因为当时被拆迁者反抗还引来了大批警察。

四年后,王广良在同一个地方丧命。

在被压制令人窒息的空气里,终于有人还手了,这是绝望的呐喊,正义的呼号,纵然你成了刁民、暴民、歹徒,这是告状无门后愤怒地喷发,重压下仇恨地宣泄,纵然你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的苟活与悲壮成就了你在弱者心中的永生。你的悲怆至少让那些霸权者多一份顾虑。

暴力拆迁,这可是中国GDP的顶梁柱。

今天,我们人民法院的门楣以及法庭的案头照例会雕刻上一架天平以示法律的公正,这样的平衡,不过是重压和杀戮愚弄百姓的幌子。

门外的一股冷风吹进门来,我猛烈地咳嗽,因太猛无法正常呼吸缺氧昏厥而栽倒床下。  


Posted by person  at 16:24Comments(0)